全站搜索:
当前位置:主页 > 品特轩高手论坛89876 >

参加长津湖和汉江之战这两位后来担任了国防部长和副总长

出处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21   您是第 位浏览者

  今天是国庆假期的第六天,和平来之不易。整个朝鲜战争我们伤亡数十万人。他们都是10几20几岁的年轻人。因为当时的军级干部也只有30出头岁,像63军军长傅崇碧34岁,40军军长温玉成35岁,39军军长吴信泉38岁,187师代师长徐信29岁,营指导员21岁……军师团干部都在25—35岁,营连排干部都在20—25岁。

 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两位指挥员,一个是师级干部一个是营级干部,他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会打仗,用智慧战胜敌人和自然天气,得到战士尊重,后来成了国防部长和副总参谋长。

  第二次战役前,九兵团秘密入朝,直接来到长津湖。根据第九兵团作战计划:由第二十军,第二十六军,第二十七军当主力!

  当第二十七军赶到长津湖一带时,最棘手的问题不是面对敌人,而是特别的寒冷!

  长津湖在朝鲜北部,是扑战岭山脉和狼林山脉之间。由于受西伯利亚寒流和风雪影响,长津湖在11月就开始下雪。

  由于气温低到零下30摄氏度,二十七军将士身上穿的是在南方过冬的衣服,远远不能御寒。

  很多将士还是第一次看到雪。但刺骨的寒冷,在八天八夜的行军途中,由于冻伤导致减员就近50%。

  看到战友们面对寒冷时的痛苦和困难,就琢磨了一个以“动”防冻的办法。

  还想出了以“冷”制冷的办法。那就是动员三营的将士用雪搓手,反复的搓,直到发热。到了宿营地,要求大家先不要休息,而是第一时间用雪团搓脚。因为脚长期在雪地走,脚背,脚跟已经冻僵,通过用雪团搓热,脚部血液循环,才流通。

  ,1929年7月生,山东招远人,1944年6月参加工作,1945年7月入伍,参加了抗美援朝,曾任国防部部长和军委副主席。

  徐信入朝时是63军187师代理师长,63军是第五次战役前入朝的,没有参加前四次战役,38、39、40、42军几乎参加了朝鲜战争的全部战斗、战役。

 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,以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在总司令李奇微的率领下大举反攻,欲将我军主力全歼在三八线以南。多个志愿军主力兵团陷入被分割包围的险境。180师就是在这次战役中全军覆没的。

  在这紧要时刻,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六十三军临危受命:在铁原阻击“联合国军”15天,确保主力部队后撤。

  从开始阻击到6月9日,六十三军的一八八师、一八九师都已丧失了防御能力。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手中就只剩下一八七师一张牌了。而随着前线战斗越打越紧,一八七师的部队不断被抽到一线去救火,所以说,一八七师真正能够使用的兵力只剩下了一个团了。再加上,铁原前方并非高山峻岭,而是丘陵地带,我军的防御空间已基本用光,整个阵地只剩了窄窄的一条。因此,在“联合国军”漫天的炮火下,一八七师想要再守住铁原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可是,傅崇碧的指令是:按照彭德怀要求坚守半个月的任务,一八七师无论如何要坚守三天以上。一八七师师长徐信恳求傅崇碧说:“军长,再给我配备一些兵力,我一定完成任务。”但这个时候,傅崇碧早已把自己的警卫部队、军部的勤杂人员全都派上了前线,已是光杆司令。

  既没有防御空间,又没有足够的兵力,徐信被逼到了绝境。在五次战役之初,一八七师打得异常勇猛。面对“联合国军”重点设防的临津江防线,徐信一改以往擅长夜战的特点,制定了白昼渡江的计划,亲率一八七师五六一团率先突击敌军防线,击垮了“联合国军”十几公里的防线。

  然而,也正因为突击得靠前,撤退时一八七师就变得比其他部队更加艰苦。5月22日,一八七师开始向北汉江后撤,途中不断遭到美机的轰炸。冒着轰炸,一八七师快速撤退。可是,当他们到达北汉江时,发现美军部队已先一步到达了江边。

  两军相遇,如何过江?徐信一时犯了难。而更让徐信头疼的是,此刻的一八七师还配属着六十三军雪藏已久的秘密武器——三个炮营和一个火箭炮营。

  就在全师上下踌躇不定时,徐信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部队排列整齐,卸下伪装,大摇大摆地过江。徐信敢这么做,是因为他赌定美军从外貌上分辨不清中国人和南朝鲜人。这下子,徐信赌对了。而当时的美军各部,都在奉命以最快的速度追击撤退的志愿军部队,谁也无暇和“南朝鲜人”打招呼。所以,美军做梦也想不到,志愿军会这样“友好”的和他们从一个地方渡江。

  徐信,1921年3月出生于河北省灵寿县,比大八岁。1937年参加八路军,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曾任副总参谋长。55年大校,64年少将。